生物農藥將大顯身手——我國生物農藥發展的新契機

1生物農藥登記和生產現狀

我國生物農藥的歷史悠久,資源豐富,它在植物保護和防治病媒昆蟲的史卷上可以算是先驅者,由于化學農藥的大力發展及其顯著效果,使生物農藥顯得有些遜色。隨著全社會對農產品質量和生態環境安全意識的日益提高,近期生物農藥再次受到政府重視、企業關注、消費者歡迎。

目前,我國已登記的產品如包括抗生素在內的生物農藥有效成分有100多個(截至2014年12月31日),占農藥有效成分數量的17.3%;共有4,000多個產品,占已登記農藥產品數量的13.7%,若不包括抗生素類產品,有效成分近100個,占農藥有效成分數量的14.6%,產品有近1,500個,約占4.7%(見表1~表5)。

據2014年對全國主要生物農藥企業的問卷調查表明,在已登記的生物農藥產品中,約20%處于未生產狀態,34%為生物農藥與化學農藥的混配制劑。因此,在市場上可供選擇和使用的生物農藥產品和數量就較少,遠遠不能滿足生產實際需要??傮w來說,需要加強生物農藥產品的產能,提高產品質量和穩定性。

許多種植者認為,化學農藥見效快、防治效果好,不愿意主動使用生物農藥,據調查,在經濟作物區能主動或愿意使用生物農藥的農戶不到30%,在糧食作物產區更是少得可憐。這就需要我們全面認識生物農藥,其實多數生物農藥對人畜毒性較低;具有較明顯的選擇性,有利于有害生物綜合治理(IPM)技術應用;對環境相容性好、對非靶標生物較安全;有的是多種成分協同發揮作用,具有不易產生抗性的優點。生物農藥產品主要在農業和林業上用于殺蟲和殺菌領域,尤其是在防治玉米的玉米螟、草原的蝗蟲、林木的松毛蟲、天牛、茶毛蟲、美國白蛾等害蟲效果顯著,在鮮食作物如番茄等及水果的保鮮、誘抗、調節生長及部分病蟲害防治具有一定優勢,另外,還有部分用于衛生類產品防治蚊幼蟲和蟑螂。生物農藥的推廣不能只看眼前,要看它對農業生產帶來的巨大和長遠的潛在價值,未來生物農藥的市場及防治上將有廣闊的天地。近幾年隨著國際貿易的發展,我國生物農藥出口隊伍也在不斷壯大;境外生物農藥也正陸續進入我國市場,有利于促進我國生物農藥向著品種多樣及提高產品質量的方向發展。2014年我國新登記了3個生物農藥品種:海洋芽孢桿菌、堅強芽孢桿菌和蝗蟲微孢子蟲,約占新農藥登記的17.6%,其中蝗蟲微孢子蟲屬于原生動物,它在我國微生物農藥中又新增一個類別,在防治蝗蟲用農藥史冊上又增加一個品種。由于政策的宣傳和導向,加強了生物農藥母藥登記的傾向,除了以上3個新生物農藥同時均有母藥登記外,在2014年登記的產品中,枯草芽孢桿菌又增加了4個母藥的登記,球孢白僵菌、多粘類芽孢桿菌、蘇云金桿菌(以色列亞種)、金龜子綠僵菌及香菇多糖、香芹酚也都增加了母藥的登記。另外,對于微生物農藥將按菌株進行管理,同種微生物的不同菌株按不同的有效成分管理。這是鼓勵生物農藥發展、企業積極配合、完善登記要求、自覺與國際接軌的新氣象,這與將新出臺的農藥管理條例和配套規章相吻合。為鼓勵生物農藥發展,我國先后與美國、加拿大等境外國家和組織開展生物農藥登記管理法規技術研討會,開拓視野,明確方向,加快了我國生物農藥登記管理和生產使用的發展,這也是我國生物農藥的一大亮點。2015年5月21日在農業部種植業管理司下發《種植業生產使用低毒低殘留農藥主要品種名錄(2014)》中有29個生物農藥,而且該名錄實行動態管理、定期更新。

2生物農藥發展契機

2015年,政府加強導向和扶植,擴大低毒生物農藥示范補貼試點范圍,在17個?。ㄊ校?0個縣(市)的蔬菜、水果、茶葉生產基地開展試點示范,發揮示范帶動作用。作為農藥登記管理部門,應遵循生物農藥的特點,在政策和技術方面體現對它的合理性和特殊性,既科學嚴謹,嚴格風險管控,又從實際出發,體現差異,鼓勵、促進生物農藥產業健康、持續發展。目前,農業部要求提高農藥利用率,開展農藥使用量零增長行動,此時生產企業迎來了生物農藥發展新的契機。希望能加強生物農藥的作用機理研究,提高產品的科技水平;確保生物農藥可持續性發展,避免破壞資源,減少對農業生產中土地、水資源的占用;建立科學鑒定、檢測技術和評價方法,確保產品質量,加強劑型和助劑的研究,促進產品深度開發與利用,向國際化水平邁進。積極推進產、學、研聯合,推動資源優勢整合,提升生物農藥產業整體水平和市場競爭力,促進生物農藥行業的發展。而且,將進一步擴大宣傳和指導、推進生物農藥的使用。為百姓把好農藥在食品和環境中的安全大門,提高人們生活指數,讓生物農藥闊步前進。

3商榷問題

3.1 微生物農藥

目前,在微生物農藥登記方面,關于有效成分名稱需要鑒別到生物學分類的哪一層級,如種、亞種等,尚沒有明確的要求。我國已登記的細菌類產品如蘇云金桿菌,存在庫斯塔克亞種,還是菌鲇澤亞種、擬步甲亞種或日本亞種等(除以色列亞種外),雖然登記的產品數量較多,但很少有企業在登記時提供亞種、血清型等方面的信息。目前只有極少數微生物農藥登記時提供了菌株編號,實際上由于各企業基本都采用自己的菌種,未必每個企業的菌種都相同,活性和安全性存在差異。所以,微生物農藥很難認定為相同產品。

微生物農藥的分類也是在逐漸認識和發展的,根據形態學及生理生化等特征的不同,有的微生物種以下已經有進一步的分類,如亞種、品系或血清型作為種下品系分類也在研究中普遍接受?,F僅蘇云金桿菌(Bt)菌種就已收集了上千品系或有差別的菌株,它們在生物化學、血清型、孢子體、抗原、抗生素的合成、酶、噬菌體和外原凝集素組成等方面存在差異。其實作為微生物農藥最主要的差異應是生物活性和致病性。目前,已登記的真菌微生物農藥,如木霉菌屬(Trichoderma)、白僵菌屬(Beauvaria)等僅鑒定到了屬,未鑒定到種及以下,如木霉菌屬有哈茨木霉(T.harzianum)、交織木霉(T.intricatum)和棘孢木霉(T.asperellum)等種類;白僵菌屬(Beauvaria)有球孢白僵菌(B.bassianan)等;綠僵菌屬(Metarihzium)有金龜子綠僵菌(M.anisopliae)、大孢綠僵菌(M.majus)、蝗綠僵菌(M.acridum)等。


根據微生物農藥的特性,登記時應首先確定它在生物學分類中的地位,如屬、種、亞種、變種或?;图岸说?,但至少應當鑒定到種名,而不只是屬名。如果已經明確亞種、變種或?;偷膽斪⒚?,并帶上菌株編號,這既是科學管理的體現,也是對知識產權的尊重和保護。對生產企業和管理部門都是有益的,通過加上菌株編號可方便企業維權,有利于市場監管,也便于與國際市場接軌。在第三屆農業部農藥臨時登記評審委員會第95次全體會議紀要已明確:“新申請登記的微生物農藥的通用名稱后應標注菌株代號。不同菌種的同種微生物農藥,按不同有效成分進行管理?!?/span>

既然微生物農藥很少存在相同產品,那對相同菌種不同菌株編號的產品,需要提交或減免哪些資料才科學合理?作者認為,不同菌株可能存在生物活性和致病性的差異,應針對靶標生物活性的差異,提交室內生物活性測定報告和田間藥效試驗報告;其次,需提供致病性試驗報告。雖然它們在形態學、生物化學、遺傳學特征及其生長環境(貯存條件)、宿主等表觀特征可能存在一定的差異,應對此做出陳述,而這些特性可能對毒理學和環境的影響不大,如存在特例將做出特殊說明或提供報告以證明其差異。目前,在國際上通常是在提交第一階段毒理和環境資料的基礎上,如發現在致病性、毒理或環境風險方面存在問題,則需考慮提交高級階段試驗資料。這樣即與國際接軌,又能減少企業負擔,同時還促進和加快企業登記微生物農藥的步伐,豐富和壯大生物農藥的品種和產量。

3.2 植物源農藥

首先需要在明確我國生物農藥的定義下,判斷哪些植物源農藥屬于生物農藥(如除蟲菊素等由于具有直接毒性,在境外多歸化學農藥管理),其次需要落實究竟哪些產品是提取還是合成的。其實不論生產工藝如何都可以登記,分清仿生合成物或天然提取物、單一或混合組分等類別,只是提交的資料將有所差異。企業有義務闡述清楚,管理部門有責任了解詳細情況。

植物源農藥登記的瓶頸之一是從植物提取物本身多是混合物,其效力可能是相互協調發揮的,其代表性活性成分有的可能很難確認。同時還需注意提取溶劑的安全性。另外在很難對全組分進行鑒定時,在境外一般申請者須提供盡可能多的信息,如在活性成分不能被提取和純化時,可申請豁免活性成分的登記。如美國的虎杖根提取物、茶樹油、皂角苷、香茅油、冷壓印楝油、土荊芥提取物等,他們往往會在產品名稱加上“提取物”、“油”等字,合成植物有效成分名稱前會加注“同源物”,如同源-蕓苔素內酯Homo-brassinolide等,便于區別天然與仿生合成農藥。當然它們在資料要求上也有所差異,如結構、純度和含量等,而仿生農藥還需提交必要的相關證明資料。植物源農藥產品質量控制非常重要,它們受植物品種和區域的影響,對產品質量、持續性和穩定性可能會有所影響,所以須提供批量分析和流程控制數據,以確保生產出滿足產品標準的穩定產品。

另外,精油是許多有氣味植物的氣味來源,它含大部分萜類化合物,也會含脂肪族和芳香酯、酚醛樹脂和取代苯烴。但應認識到某些精油還具有一定毒性,不是精油都是低毒產品,實際有的精油還屬于受管制產品。通常作為人類食品的提取物為食品產品,如當它使用濃度與其在食品中的濃度接近時可不必提供什么數據,而經純化和濃縮的食品提取物有可能存在一些風險,還需提供充分數據。

3.3 生物化學農藥

在現行的《農藥登記資料規定》中,生物化學農藥主要包括4類:信息素(外激素、利己素、利它素)、激素、植物和昆蟲的調節劑和酶,但前提是對防治對象沒有直接毒性,而只有調節、干擾交配或引誘等特殊作用;必須是天然化合物,如是人工合成的,其結構必須與天然化合物相同(允許異構體比例差異)。由于目前在登記時就沒有明確判斷哪些產品能歸屬這類產品,以致現在也難以理清我國究竟有多少生化農藥。當然,可嘗試地參照美國等國家生物農藥定義和名單來判斷,但國內登記的產品大都缺少作用機理相關的資料,增加判斷難度。為此,需要根據我國生物農藥定義,建立判斷依據和原則,在申請時須提交必要資料,才能把好這一關。根據生化農藥定義和專家們的商議,建議將生物化學農藥分為昆蟲行為干擾劑或化學信息物質、植物或昆蟲生長調節劑、植物誘抗劑等3類進行管理更加科學合理。

信息素類農藥還存在有效成分的命名問題,它們相對多為分子量小、化學結構簡單的易揮發物質,有的是2或3元的混合物。由于該類產品會受生物(如雌雄比、其他害蟲密度以及周圍植物等)和非生物因素的影響(如氣溫、風速等環境),在不同地區的配方或配比可能會存在一定差異。

國際上信息素的有效成分多采用化學名稱,產品名稱一般以防治靶標名稱加上信息素,如梨小食心蟲性信息素(oriental fruit moth sex pheromone)即Z-8-十二碳烯乙酯+E-8-十二碳烯乙酯+Z-8-十二烯醇,(Z)-dodec-8-enyl acetate+(E)-dodec-8-enyl acetate+(Z)-dodec-8-enol、舞毒蛾性信息素(gypsy moth sex pheromone)即環氧十九烷disparlure等。目前,我國登記的信息素產品不多,需要規范和明確相應的試驗方法、評價準則和登記要求,以推進信息素類生物農藥產品的登記管理。

4結語

當前,農業部提出農藥使用量“零”增長行動,全社會都在關注食品安全,為了農產品安全和環境生態的需要,生物農藥將“大顯身手”,所以,此時是生物農藥發展的大好契機。加大應用農業防治、生物防治、物理防治等防控技術,創建有利于作物生長、天敵保護而不利于病蟲害發生的環境條件,預防控制病蟲發生,從而達到少用藥的目的。

世界各國基本都從減免適當的登記資料、縮短登記流程、加快審批時間等方面制定了鼓勵低風險的生物農藥登記的措施。近年來,我國一直在積極推動生物農藥登記資料規定的修訂和完善工作,力爭體現對各類生物農藥的針對性、科學性和可操作性,提高生物農藥管理水平,促進生物農藥產業健康、穩定發展。


2015年9月6日
?瀏覽量:0
?收藏
超级骰宝 网上兼职赚钱有哪些 意甲2018一2019年积分榜 紫幻河南麻将出牌技巧 家庭资产配置图 怎么用网络赚钱 长沙麻将留牌技巧 股票发行程序 国外调查网站赚美元 重庆批发麻将机最便宜 宁夏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